争议判罚、消极比赛如何破题?专家解读世界杯中的法律问题

11月20日,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拉开帷幕,世界球迷正在享受着四年一度的足球盛宴。事实上,每届足球世界杯的看点绝不限于球场之内,围绕着比赛所产生的法律问题有时甚至成为了更大的舆论焦点。

近日,由广东省律协文化传媒与体育法律专委主办,广州市律协文化传媒与体育娱乐法律专委承办的“足球世界杯热点法律问题研讨会”通过线上方式举行。足球、法律两个领域的实务界和理论界专家结合新修订的体育法,分别解读了赛事组织、公平竞赛、球员权益、体育仲裁等问题,共寻争议判罚、消极比赛、球员伤病的“破题”之道。

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兰帕德的“门线悬案”……世界杯历史上曾经有过严重的误判漏判,有些判罚直接影响了比赛结果。出现这种情况,是否可以申请体育仲裁?

广东省律协文化传媒与体育法律专委副主任、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主任邹耀明介绍,解决足球争议有两个层次的依据,包括足球规则和法律法规。二者相似性很高:都是行为规范,具体以条文方式体现,都是追求程序公正,解决方式都是第三方裁决。

当然,二者在制定机构、裁判方式和受案范围等也有明显的不同之处。其中,足球规则的制定机构——国际足联及其会员单位均为非政府组织,具有民间性。规则即是契约,对全体会员均有约束力、都承认其法律效力,是一种行业自治。

邹耀明介绍,根据国际足联现行的章程和比赛规则,世界杯主裁判管辖比赛场上的争议,拥有即裁即决即生效的最终裁决权。球员、俱乐部、教练员、赛事经纪人等会员间在足球行业的内部纠纷,先交由内部仲裁机构处理,不服处置结果则最终交由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裁决,不得交由法院处理。涉足球的民商纠纷以及刑事犯罪,例如假球、黑哨等,才是司法管辖的范围。

我国的体育仲裁制度仍未落地,导致体育纠纷多通过体育组织内部仲裁、劳动仲裁、诉讼等方式解决。今年6月,体育法修订通过,将于明年1月1日起施行。该法增加了体育仲裁的内容,这意味着我国的体育仲裁制度即将得到实质性的推动。

邹耀明认为,在新体育法的指引下,建立独立的体育仲裁机构、确定体现体育纠纷特点的仲裁范围、明确体育仲裁的程序,发挥体育仲裁“一裁终局”、通过法律确权使其成为体育纠纷的最终解决方式,有助于我国体育产业实现良性发展。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第3轮争夺中,塞内加尔在积分、净胜球和总进球数都与日本相同的情况下,因为公平竞赛规则中的黄牌数多于日本而无缘晋级淘汰赛。这是世界杯上首次由黄牌数决定两支球队能否小组出线。

日本在该轮比赛终场前十分钟采取“消极比赛”的方式,以一场失利和对手波兰携手挺进16强,也引发舆论哗然。

知名足球教练员、亚足联A级讲师周穗安介绍,世界杯采取“小组赛+淘汰排位赛”的赛制,小组赛第3轮在战略安排上会出现以下情况:踢平双双出线(出线默契球);失球数少出线(只求少输球);为选择淘汰赛较弱对手争取第2名(故意输球);为保存实力派替补出场(不全力争胜)。

“上述情况说明了,赛事目标导向与公平竞赛之间存在矛盾。”周穗安说,教练员和球员会坚持目标导向,制定较为保守或者消极的打法和战术以达到战略目标。球迷和媒体则希望看到在公平的前提下全力争胜的比赛。

实践中,公平竞赛的概念略显抽象,没有较为规范统一的衡量标准。周穗安指出,为了避免明显有违公平竞赛原则的行为,必须对赛事规程和比赛规则进行修订,同时完善法律法规并严格施行,建立一个清朗的足球竞赛环境。

新修订的体育法规定,体育赛事实行公平竞争的原则。体育赛事活动组织者和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应当遵守体育道德和体育赛事规则,不得弄虚作假,营私舞弊。专家呼吁,应该尽快制定实施细则,让公平竞赛拥有强力规制的抓手。

世界杯开赛前,已经有多位球星因为伤病原因遗憾告别本届赛事。伤病不仅给职业球员带来痛苦,还会影响他们的竞技状态,甚至影响整个职业生涯。

如何帮助球员直面伤病风险,为球员的职业生涯保驾护航?专家普遍认为,建立球员全方位保险制度非常重要。

新修订的体育法增加了体育保险的内容。该法规定,国家鼓励建立健全运动员伤残保险、体育意外伤害保险和场所责任保险制度。大型体育赛事活动组织者应当和参与者协商投保体育意外伤害保险。高危险性体育赛事活动组织者应当投保体育意外伤害保险。高危险性体育项目经营者应当投保体育意外伤害保险和场所责任保险。

“法律规定给球员购买意外险,但是没有给出具体金额的要求。5万元和500万元的保额,意义完全不同。”广州女足主教练王海欣认为,要通过完善的法律法规来保障球员,明确规定保险额度。同时鼓励保险企业为球员量身定制更为专业有效的险种,保障球员在受伤后的治疗、康复等阶段都能得到相应的支持。此外,足球机构要为球员配套完善的训练和比赛条件,例如配备除颤仪、定期安排体检、制定更为人性化的训练和比赛程序等。

ayx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