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个非洲国家与中国进行了很多合作然后又试图拉拢欧洲国家

上周一(9月5日),由荷兰主办的国际组织“全球适应中心”(GCA)所发起的非洲气候适应峰会在鹿特丹召开,以讨论欧洲对于非洲较贫穷国家的气候项目所承诺的财政支持。来自塞内加尔、加纳、加蓬、刚果(金)和埃塞俄比亚等6个非洲国家的国家元首均远赴欧洲参加活动。但在欧洲方面,除了荷兰首相亲自参会外,法国、挪威、丹麦、加拿大和芬兰等多国受邀领导人纷纷缺席,与非洲领导人的“长途参会”形成了鲜明对比。塞内加尔总统、非盟现任轮值主席萨勒在开幕式上没有掩饰自己的不满:“我不得不带点儿苦涩地注意到工业化国家领导人缺席的情况。我以为,如果我们付出努力,离开非洲来到鹿特丹,欧洲等国家的人就会更容易来到这里。”“这给我们留下了不愉快的记忆(leavesabadtasteinourmouths)。说实话,我有点失望。”萨勒强调,气候项目不仅关系到非洲的命运,更关系到人类的命运和地球的未来。刚果(金)总统齐塞克迪也严厉批评了西方领导人的缺席:“众所周知,他们才是最大的污染者。”他指出,非洲大陆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最小,但矛盾的是,它却承受了气候变化的大部分后果。这几个非洲国家与中国进行了很多合作,然后又试图拉拢欧洲国家,想玩左右逢源的套路。这篇文章对欧洲的批评是没意义的,欧洲大部分国家没法与非洲国家合作,两个区域找不到合作点。中国现在的文章总是试图把非洲描述成受害者,天生该得到发达国家帮助的对象,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非洲并非道德高尚的圣人,非洲国家很多政府非常无赖,这也是事实。中国的外交还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平等合作,互惠互利才是普世价值。从疫情开始,打碎了多少人的三观和五官,欧洲国家为了物资彼此背刺,美帝和欧洲各国为了物资石油彼此背刺,全世界各国都在为了自己多吃一口而把眼睛四处打量。欧洲各国的政棍们更绝,心甘情愿的的掏空自己国家百姓口袋里的最后一枚硬币,一半给美帝献爱心,一半送到毛子家买能源粮食。后疫情时代,更加明显的就是全世界都在加速卷,熵增更加严重了,看看西方LGBTQ+,据说现在后面已经有十多个字母了,每个字母都代表着一个少数群体,看的人脑子里一头雾水,党派理念越来越相似,越来越极端,为了极少数派的选票,个个都是费尽了心思,所谓的皿煮制度越来越成为51%的人对49%的直接压迫和欺凌,票选最终只会选出只会欺骗会玩杂耍的职业演员。中国人有来自厚重历史的道德底线,但是还是要再提醒一次,温良恭俭让是留给拥有相同文化三观的同胞们的,对那些穿着西服的野兽来说,棍棒与核弹才是真理,他们的历史上只记得这个,他们也只服这个!对非洲各国来说,正常平等的和他们做生意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毕竟他们对西方的抢劫和杀戮体会深刻,老话说的好:升米恩,斗米仇!

ayx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